当前位置:首页 > 警营文化 > 警察文学

十二年祭

一人心

聚白首

不相离

每年到了一月,身体也是各种没来由的不适,刚入了一月,总是背痛,痛得总在凌晨醒来,在黑暗中想像你的样子。

最早的一次握手

最早的一句叮咛

每一件衣裳

每一次回首

最后的一次拥抱

你站在路边向我招手

我想拉你的手

却是冰冰冷的

我总爱聒躁地叽叽喳喳,你总是嘴角上扬微微含笑,摸摸我的头,然后说,不要肚子疼了,今天晚上的碗归我洗。我低下头窃喜,又一股阴谋得逞的孩子气。

十二年,一个长长的轮回。岁月长,衣裳薄。害怕一月的冷。

多少想念才迤逦到梦里一见。

十二年前阴阳永离,我相信了所有的冥冥之中,是命。从此迷上了所有的算命看手相叠塔罗牌。现实是一本反向书,你朝一方,离我越来越远,我在另一头踉跄,无处找寻;往事的声音窸窸窣窣,带了清泪,隐藏在黑暗里。我愿意此刻想起你。

独自旅行,时间特别悠长。看窗外的风景流逝,思绪飘离。自北向南,自东向西。

离第一次独自远行西藏也快三年了,那年暑假,女儿刚入了高中去军训,我不考虑高反,没有入藏前的任何准备,赌气般地要走就走最远最难的,从此上瘾似的开始了一个人随心漂泊。在夜半不能寐的黑暗里,打开手机订上一张机票,往行李箱里捣腾进几件衣裳,叫上车,或向南,或向西,或向北,一路而行。在云端,在飞机的气流颠簸中我却沉沉入睡。

记得十三年前的暑假,我们带着女儿一起去莫干山,你两手各自抱着因为盘旋的山路吐了你一身的女儿和我,还自诩左搂右抱的幸福滋味。后来我和女儿坚持不住,你还借了一辆摩托车带着我们上山。

纵然千山万水走遍,我只愿仍是依偎在你身边的那个嚷着只要玉环一日游的小女子。

思念如南国艳丽的三角梅,姹紫嫣红,四季不败。黑夜里的时光将往事蹉跎成烟,影影绰绰,窄得容不下未来。

暮色里,我又听见了有人唱着那首“小薇啊你可知道我爱你,我要带你飞到天上去……”在欢乐的人群里,我泪眼婆娑,抬头望天,天边有颗星星闪烁、会是你吗?

泪眼问花,乱红无数,烟水渺渺天涯路。青丝泛白我仍然长发如故,只为你仍能识得茫茫人海里容颜旧去的我。

恍惚间你笑笑地摸摸我的头:油瓶的盖子我已经拉开了,晚上我值班,你炒菜给女儿吃哦。唉,你一直都在值班,多好。

南国的风徐徐吹来,吹来南海椰子树的清香。我惊奇地发现一轮明月挂在天上,如圆盘,在南国的晨。我知道我一定要努力生活成你希望的模样。

(作者系烈士章秀成妻子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