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警营文化 > 警察文学

洱海·霁月清风总关情

上关花,下关风,下关风吹上关花。

苍山雪,洱海月,洱海月照苍山雪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——曹靖华

大理的“风花雪月”是每个旅行流浪者心中的眷恋之地,忘却世间纷扰,尘世无奈,享受时光静止,感受岁月风情。许是出生在江南海边的缘故,在这场“风花雪月”的盛宴里,我独钟那轮“月”——洱海月。

明代诗人冯时可在其《滇西记略》中这般描述:洱海之奇在于“日月与星,比别处倍大而明”。当地人说每月的农历十五月明之夜,泛舟洱海之上,其月格外的大、格外的亮、格外的圆,仿佛触手可及。水中,圆月如轮,浮光掠影,空中,玉盘高悬,柔情似水。可惜,我去之时并非十五月圆之夜,无法领略到这般美景,然而,当我依靠在客栈阳台之上,面对洱海时,依旧能欣赏到月跌于海的美景。夜空中弦月斜挂,海面上,碎光粼粼……看着,看着,竟然分不清是月掉海,还是海升月。

躺在靠椅之上,我微闭双眸,耳边尽是那海浪轻拍之声,仿佛情人间婉转缠绵的呢喃,又宛若那南诏公主盼夫而归的低泣。睁开双眼,傍着海之声,我与好友共享云南特有的水果,闲聊生活琐事趣事,回忆当年青葱校园,畅谈各地奇闻轶事……不知不觉已入了深夜,海月依旧美如斯,舍不得闭上眼。

洱海,如一只秀丽小巧的耳朵静卧在滇西北一隅,静静地守护着生活在这片大地上的人儿,不急不躁,淡雅如菊,与洁白无瑕的苍山雪遥相呼应。银苍玉洱,美不胜收。

沿着洱海边的公路,一路而来,海面平如镜,偶尔的微风吹皱湖面,引起粼粼水纹。阳光下宛若女子的水眸,泛着微微水光,温柔娴静,淡看风云。眺海瞭望,小普陀隐隐出现在海面之上,若隐若现,似那蓬莱仙境幻真幻假。一两只鸟儿从湖面掠过,荡起阵阵涟漪。天空的蓝,洱海的蓝,相融交错,蓝得纯粹,美得纯粹。

岸边不少鲜花迎风绽放,红的、黄的、粉的、白的,各领风骚,争奇斗艳。有些花瓣掉落在湖面之上,如同一叶小小舟,乘风而去。去哪了呢?或许将南诏国公主的思念带给她的夫君,或许去看看海的彼岸是否依旧这般美丽,或许到海的中央接近那轮满月,或许……灿烂缤纷的花朵儿点缀着洱海的美,温婉可亲的洱海用包容来盛载花朵儿的娇。

海岸公路上,还有不少骑着电瓶车、自行车环海旅游的人。他们迎风而来,随时随地观赏洱海的美,呼吸清新的空气。累了就到路边的饮品店榨一杯新鲜的果汁,坐在岸边的椅子上悠闲舒适,或欣赏洱海的日出日落,或感受民风的淳朴敦厚,或享受阳光的温暖明媚。人、车、店,给宁静的洱海添了几分生气和朝气。

洱海,多情而又温柔,在时间的齿轮里,守候着唯美的爱情,见证着浓厚的友情,感受着温馨的亲情。它把一点一滴都包容在它的宁静之中,迎来送走,静候着每一位爱它的有缘之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