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公安动态 > 媒体聚焦

公安微信:101年前,他们的父亲离开了老家临海,再也没回来……南京两兄弟来寻根

农历八月十六,是临海人的中秋节,68岁的蔡贤泉和哥哥蔡拔均从南京来到临海。101年前,他们的父亲,从临海老家远走他乡,这一走,就是一辈子。这次,两兄弟是来寻根的。在临海古城派出所民警的帮助下,9月16日,蔡贤泉和哥哥蔡拔均找到了他们的亲人。他们找到了根,盼到了久违的团圆……

父亲14岁离开家乡

却乡音不忘,习惯不改

七八岁的时候,蔡贤泉就知道自己是“临海人”,尽管他生在南京,长在南京。“我从户口本上看到过,我的籍贯是‘临海’,我的兄弟姐妹籍贯都是‘临海’。”蔡贤泉说,因为他的父亲是临海人。“我父亲如果现在还在,115岁了。他14岁离开家,到1975年去世,虽然再也没回到临海,但讲的都是临海方言,怎么都改不了。”蔡贤泉有5个兄弟姐妹,父亲在世时,最喜欢找他聊天,因此,他对父亲的往事知道的更多些。

“父亲曾提过,他的父亲也就是我的爷爷是在临海西门开酒坊的。本来他应该过着衣食无忧的日子,但9岁时父亲去世,两个哥哥被抓去做壮丁,酒坊也被一场大火烧没了。年少遭遇这么多变故,1908年,14岁的父亲只能独自流落在外。”蔡贤泉说,父亲之后也经历了很多事,吃了不少苦。“我父亲曾参加过新四军,后来才到了南京,娶妻生子,做点生意养家糊口。” “父亲虽然没读过多少书,但家教家规很严,比如吃饭只能夹自己眼前的菜,并且,要坐得端正,手不能架在桌上等等……”蔡贤泉曾问过父亲,哪来的这套规矩?父亲说,这是蔡家祖上传下来的,不能忘。“有些东西,已烙印在父亲心里了。”

86岁堂姐见到两兄弟

落下了热泪

因为各方面原因,蔡父少小离家,却未再回。而这些年,蔡贤泉兄弟姐妹,也没来过临海。直到去年,蔡拔均的孙子问:“太爷爷家里还有什么人吗?”让70多岁的蔡拔均动了寻根念头。他一个人跑到临海,找了一圈,未果,回去了。但他不甘心,这回,叫上了略懂临海话的弟弟蔡贤泉一起。兄弟俩特地住在西门边上的宾馆,每天,兄弟俩就出门打听。但这都过了101年了,世事变迁,与蔡父同时代的人也不多了,如何找寻?

 “有困难,找警察!”已经在临海找了两天的蔡贤泉,拉着哥哥跑到了临海古城派出所,刚好碰到了派出所教导员郭秀平。“当时,兄弟俩那个急呀,你一眼,我一语,恨不得把自己知道的情况都说出来。”郭秀平说,兄弟俩提供的线索有限,而且他们父亲那么早离开临海,肯定没有户籍登记,怎么办?郭秀平想到,以前没有门牌登记,老城关人喜欢叫街坊领居“蔡家”、“李家”等等。郭秀平先把范围缩小在西门一带,他联系了住在西门的朋友,让他们去找周边75岁以上的老人打听一下,知不知道以前住在西门的开酒坊的蔡家?同时,带着兄弟俩去现场走访询问。

在路上,言语表达不畅的蔡拔均还递给郭秀平一张纸条,上面写着“我就是想寻根,以后可以回来祭祖。”郭秀平心头一热,“这样的愿望,我们一定要帮他们达成!”“信息反馈回来,从紫阳街到西门再到古楼这一带,有三户姓蔡的,但到底哪户是祖上开酒坊的,便不知了。”郭秀平说,兄弟俩寻亲心切,每听到找到一个姓蔡的,就想上门认亲。“我们既然帮他们找,那肯定是要找对的,我们就一个个排除,再一个个对比确定。”最终,郭秀平他们觉得,住在紫阳街的一位叫“蔡正华”的86岁老太太,有可能是兄弟俩要找的亲人。郭秀平带着兄弟俩来到了紫阳街蔡正华的家。“我先问蔡正华祖上是做什么的,再问她家中有人是否在外,家里长辈是否有被抓壮丁等等几个关键性问题。”蔡正华回答都全对上了,郭秀平才把站在旁边的两兄弟叫过来,让他们再确定。“老太太一见到两兄弟,眼泪就出来了!”郭秀平说,虽然他们素未谋面,但血缘亲情,在那一刻,自然地流露。

郭秀平说,蔡正华是蔡贤泉大伯的女儿,她还有一个妹妹,一个兄弟已经去世了,但弟媳还住在西门。9月16日,蔡姓一家三十多人终于喜相聚。“我们找到根了,见到了亲人,尝到了临海家乡味道!太高兴了!”蔡贤泉说,他们商量好了,以后每年清明节,他们都要回临海,和阿姐他们一起祭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