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警营文化 > 警察文化

【随笔】明信片

前几天整理旧物时候,理出了些许明信片。它们原来都躺在我书桌的抽屉里,因为抽屉不够用了,确切的说,抽屉早就不够用了,而我直到如今才下定决心,将这些心意腾挪出来。

许多是学生时期同学写给我的,情真意切,看着一笔一画的留言,告别的话语写满了纸张。回想自己的学生时代,一起压马路,一起坐天台,安慰对方失恋,那段时间,什么都可以分享,在每一个选择的路口,都选择了真心以待。老师的呵斥与关爱,同学的帮助和竞争竟然都是那么难以忘怀,这种特殊的爱和牵绊,到了真的要毕业的时候,我反而不知道要写些什么,用别人的话来说,是它们让我们冻止在少男少女的果冻般的时光里。在手机还没有成为我们传递情感的重要媒介时,有些更实在的物质保留了那些珍贵的回忆。

很难想象,从毕业到现在已过去那么些年,它们就一直睡在我的书桌抽屉里,直到我整理,它们一点也没有发黄、发霉。即使物是人非,很多都有了自己的家庭,有了自己的孩子,那些纸张依然如故。提醒着我青春那么简短,离别那么寻常。原来写不出来的那种想念最沉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