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警营文化 > 警察文化

【随笔】生长痛

正值仲夏,小暑刚过,万物拼着命儿地在生长着,似有冲破云霄之势。但是无穷生长随之而来的不仅仅只有成长的喜悦,还会有那一丝丝不可捉摸的痛楚,一种只有努力生长才会有的痛楚,一种别人无法领悟的痛楚,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痛楚,就像这江南盛夏猝不及防的暴雨般,狠狠地砸在那些奋力生长的生命上。经过一番洗礼之后,仅留下为数不多的顽强生命得以存活,成为大自然的佼佼者,而这暴雨也自会化为甘露支撑着剩着走完余下的人生,直至生命终结。

植物是如此,人亦是如此。每个人的成长总会伴着痛楚,如果你因为痛楚而止步不前,那么它会给你的只有无穷的痛苦。如果你将痛楚化为力量,那么祝福你,你将幸运地成为为数不多的胜利者。在我不长不短的20年人生之中,势必经历了几次成长伴随的痛苦,给我的人生带来至关重要的影响。

记得小的时候,父母为了让我获得更好的教育条件,为了让我拥有更加美好的未来,将年仅8岁的我送到一个远离父母怀抱的寄宿学校生活。刚开始的我懵懵懂懂,不知道离家代表着什么,只知道自己将要去繁华的大城市读书,内心的新奇已经战胜了我对于陌生世界的恐惧。我就这么开始了为期14年的住宿生涯,那个时候保持每两个礼拜回一次家,时间一长,新奇感不再,剩下的就只有对父母的无尽依赖,于是我就想着法子让父母来看我,称病、想要带什么东西、学校里面有事等等理由,后来甚至吵着嚷着要转学回去。面对我无尽的吵闹,父母也是没有办法,只能配合着我三天两头地往学校里跑,但就是不答应我转学的要求。在一次次哭闹之后,我开始渐渐明白从我走出家门的那一刻,就没有回头箭,就要学会去承受独自一人,不依赖父母的生活。人生不是说要倒退就倒退的,不是所有的事情都得偿所愿。我想这也就是成长的代价,我为失去一些东西感到困苦的时候,也练就了我不屈不挠、独立自主的良好品质。

人生和父母出现第一次分歧是在高三的时候,母亲想要我成为一名老师,桃李满天下的同时可以拥有完美的寒暑假,父亲想要我成为一名会计师或者从事外贸工作,可以为他排忧解难。但是,出乎他们两人意料的是,我想要当一名女警,而且还是女刑警。向来开明的父亲并没有表示反对,反而为我操持着一切,哪个警校比较好、需要准备些什么、需要具备些什么条件等等,事无巨细为我准备好一切。我至今还忘不了在800米体能测试的时候,父亲站在围栏外面望着操场上奔驰的我,骄傲地对旁边的人说:“你看,那个跑在最前面的就是我女儿!”反而是我的母亲极力反对,因为在她的印象里警校很艰苦,以至于后来我每次从警校回来,我妈都变着法儿的给我补身体,深怕我累坏了身子。幸运的是,我考上了警校,而且还读上了我最爱的刑事侦查专业,开启了警察的神秘大门。一开学近60天的警训,给少不更事的我一个下马威,让我原本天真烂漫的想法破灭,迎面而来的是各项严苛的训练和铁一般的纪律。还记得我们寝室四个女生,因为寝室内务被教官痛骂,一群人躲在寝室里哭鼻子。抱团痛苦之后,痛定思痛,决定齐心协力搞好内务,发誓坚决不让区队男生和教官看不起,不拖区队后腿。在警校还有很多次这样的时候,整个区队一起被罚,周末不能出去,假期不能如期回家,烈日之下被罚蹲等等,一幕幕在我脑海里盘旋,以致于我在毕业的聚餐时哭得最惨,比谁都久。成长必然伴随着泪水,没有谁能陪着你走完一生,分离是难免的。有的时候,分离可能会牵扯到伤口,皮肤在拉扯中让你不住地倒吸一口凉气,但是我们要明白只有撕开伤口才会好得快,才能结痂退换成新的皮肤。

工作之后亦然,必定会伴随着泥泞险阻,不可能一帆风顺。如何克服生长痛至关重要,其实你也不必苦苦思索,四处求医问药,究其根源生长痛不单一是生理痛,而是一种心里痛。只要心中更放下,此痛必可以解,最好的医生还是自己,最好的药方就是学会承担现在和放下过去。愿我们每个人都能成为经受住暴雨的洗礼,绽放属于自己的绚丽生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