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警营文化 > 警察文化

【散文】市井里的麻辣烫

曾看过无数篇文章,细数那些麻辣烫的害处。可为何街巷旮旯里,仍有人声鼎沸的麻辣烫小食摊。店主一边用油腻的双手攥着皱巴巴的零钱,一边不时瞄着锅里正在沸煮的撒尿牛肉丸、小鸡爪、川腊肉、绿豆面……

只是一堆普通的食材,却成了多数人的心头好。“给我一听冰啤!”就着热气腾腾的麻辣烫,红色的辣油飘浮在碗面,短袖加大裤衩,一老哥吃着带劲时,又以浓重的四川口音向老板叫了听冰啤酒。只见他捞一口面,喝一口冰啤,和几位友人聊聊家常……时而开怀,时而高声,这样的场景,应该就是人生的一种幸福吧!简单而快乐的幸福,若以一碗麻辣烫得此,知足矣!

麻辣烫小食摊,一般环境不怎么样,无法用干净、清雅来形容。往往是,桌上留有上次顾客吃剩的食物,还有无序的醋瓶和餐巾纸……脚底下的地,若一个不小心,就有可能打滑。可为什么就会有那么多人光顾于此,摊前络绎不绝呢?

其实,这里是天南地北的一个小场所,有南来北往的天地人。就一个几米见方的地儿,同一桌,冷不丁就有西安、重庆和本地人。彼此吃着不同内容的麻辣烫,打开话匣子,就有酸甜苦咸的人生故事。

“要不是为了生计,我哪想背井离乡啊?”仅三十出头的老板,小个子,厚身板,却透着生活重压下的坚韧。说话间,他顺手拎起一桶几十斤重的残羹和汤水,朝马路转角走去。我看见他那只拎着水桶的手臂,青筋和肌肉鼓起。

“要微辣吗?带走吗?”老板娘微笑着问站在摊前的小伙子。“微辣,打包”,小伙子也微笑地答道。或许,一天下来,老板娘要问数百次甚至几百次这样的问题。可这是生计呀,再累也要微笑面对顾客。

已是凌晨时分,热闹的麻辣烫小食摊,此时显得冷冷清清。老板娘已和尚未成年的孩子回家了,家里还有一大堆脏衣服要洗呢。老板带着疲惫的身子,仍在摊里擦洗。那尚未熄火的炉子,估计他心里正盼着此刻过来一个吃宵夜的顾客……

下过雨的小巷,在春夏交替时节,有些冷清。一只猫踽踽独行着,又几声低沉的声音,钻入了居民家的铁栅栏。生不易,活着更不易。麻辣烫里,有世人诸多的麻辣故事,或许,这就是多数人们爱吃麻辣烫的理由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