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警营文化 > 警察文化

【援疆日记】阿克苏之行

新疆有多远?相隔万里,远在天边。

印象中,新疆是一个遥远而神秘的地方,那里有巍峨的雪山、浩瀚的大漠、美丽的绿洲、奔涌的冰河,还有不同的民族、优美的歌舞、悠久的人文,丰富的资源……总之,这是一片遥远得只在诗词中才能触及的地方。

今年5月份,我有幸入选成为援疆特警的一员。5月8日,肩负着上级领导的期望与要求,我和王永奕教导员踏上了援疆的征途,云空飞渡五千里,踏入新疆这片神秘的热土。

初入阿克苏

根据组织安排,我们这次援疆执勤的工作地点是阿克苏特警支队。初到阿克苏,气候、饮食、环境、温差、时差等各方面因素均要一一克服。

阿克苏地区早上6点多出太阳,晚上10点多才迟迟落山。2至3小时的时差让我错觉自己身处他国。生物钟的调整,让我总是记错家里时间,打通电话发现已是深夜时分。这里气候非常干燥,空气中时刻弥漫着沙尘,鼻子经常发痒,流鼻血,一个晚上咽喉干燥要痛醒好几次;昼夜温差大,早晚相差20多度很平常。

而饮食也是一个大问题。新疆人民好大口吃肉,大口喝酒,羊肉为主牛肉为辅,辣椒重油,可每天这么吃,很快就上火,口腔溃疡,而且当地饮用水的碱性强,口味偏咸,肠胃多感不适。

阿克苏也常常突发沙暴、浮尘等天气,漫天卷日,恍如世界末日一般。看着手机上的天气预报,破500的污染指数也就让我们一笑而过。

不过好在,在这样的条件下,我们还是很快适应下来了。

挑战“死亡之海”

5月12日,台州援疆特警根据训练安排,于上午10时奔赴塔克拉玛干沙漠进行10公里武装拉练,这里是被称作是“死亡之海”的绝地,位于新疆塔里木盆地中心,是中国最大的沙漠,同时也是世界第二大流动沙漠。

沿途的大巴上,我满怀期许,以为沙漠对于我们这些外乡人会有格外的关怀。到达目的地,双脚踩在沙子上,完全感觉不到沙土的硬实,才知道训练的难度。

一开始,我还庆幸自己前期工作充足,墨镜、防晒霜、飞巾等一系列的防护装备都准备齐全。走进沙漠,却好像有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,这里是沙的世界,除了沙还是沙,将文明与生命隔离开来,无论你从哪个角度看,漫天黄沙无边无际。

一公里、两公里……六公里,徒步行走下来,很快就没了一开始的兴奋和期待,才知道在这样一望无痕的沙漠中生存才是首位,所有的防护装备抵不过一瓶水的重要。

当天也迎来了18年阿克苏最热的一天,在负重徒步前行中,脚越来越重,像罐了铅,深陷沙中,艰难拔腿前行,唯有踩着前人的足印才有些许安慰感,爬上一波沙丘才发现前方还有更高的沙丘。行进过程中,有队员测量,沙面温度高达72℃,我早已失去了开始的雄心壮志,滚滚热浪席卷而来,祈祷早点结束拉练。

路上鲜有生命,少见的动物也只是匆匆一瞥就消失在黄沙中……

沙土漫天,阿克苏特警兄弟在前方为我们保障,我们保持着长队形,以龟速前行,一步两步……,腿越来越重,但不敢停留,怕失去队友的脚印,迷失在沙漠中。

衣服湿了干,干了又湿。俗话说,看山跑死马,奈何只见终点的塔建,就是无法缩短我们之间的距离。

历时3个多小时,终于回到集合点,回头发现流沙早已淹没我走过的痕迹,仿佛从来没有来过。

“30秒”的警务模式

沙尘肆虐后的天特别蓝,但阿克苏兄弟告诉我,不要被这表象所欺骗了,这几天是个高温天。5月31日,这天轮到我们三组街面执勤。早上10时,穿好防弹衣、防弹头盔,我和特警兄弟领了枪支,坐上剑齿虎装甲车,赶赴指定地点执勤。

阿克苏的日照十分充足,紫外线特别强,我们在日常执勤中必须带上墨镜才能正常开展工作,干热的气候让这里天气更加灼热。

突然,在我们警戒区域附近发生异常状况,我们立即提起警戒,系城管与小贩之间的纠纷。由于任务分工不同,我们做好现场稳控的同时,拨打110电话。报警后30秒内,就有两名队员赶到,一人持棍一人持盾进行现场控制。1分钟后,就另有五六名民警赶到现场进行处理,阿克苏警察快速反应的警务模式,不仅让我感到佩服,我想我们当地的勤务模式是否可以再升华呢?

同组特警兄弟告诉我,由于治安环境等原因,在这里每两三百米就有警务站,每个警务站之间有预置点(由两名队员组成,一人持盾、一人持长棍)。

在城区核心区域,要求30秒内必须有警力到达报警人面前。因此,在阿克苏街上,到处可见民警、警车、警务站等。这里每名警察需掌握多种警务技能,能指挥交通,能调解矛盾,能打击暴恐保护人民群众的生命财产安全。

下午2时许是阿克苏吃午饭时间,饭是由特警支队人员派送过来的,我们在车上分两批吃,午餐有白米饭、炒蛋、辣子肉,这是阿克苏兄弟照顾特地为我们准备。但是,对于习惯了12点吃午饭的我们来说,早已是饥肠辘辘,已经完全顾不上饭菜的味道,就着汗水一一吃掉。

午饭过后,我们没有休息时间,继续开展街面执勤。直至晚上11时,才返回单位。

一天下来,警服湿了又干,干了又湿,只留下了厚厚一层盐花。尽管条件艰苦,但我们还是精神饱满,警容严整。走在阿克苏的大街小巷,看着街上人来人往,大家的内心是充实的、高兴的,感觉吃的这些苦,都很值得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