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警营文化 > 警察文化

【身边的故事】脸肿者抓

张先生的蜂桶就放置在沙塘坝头。头天晚上离开时,蜂桶还好好的,大清早去看,蜂桶不翼而飞了。

接到报案,民警赶到现场。抬头看,天空蓝蓝鸟儿飞;四周望,油菜花开梅花落。此地既没有视频监控可查,也没有行窃者遗留的踪迹可寻。养蜂户张先生和附近村民,也提供不出有用的线索。

回所。分析案情。猜想着这个偷蜂贼的身份……

说着说着,娄宏突然就说到了自己:少时,上树掏鸟窝,不慎碰着了蜂窝,脸被蜇,肿了一星期。

咸军也有类似遭遇:有次被蜜蜂咬了右眼皮,结果整只眼睛肿得没了缝,在医院挂针连续挂了四五天才消退。

碰谁也别碰蜜蜂啊!

是啊,看到蜜蜂,一般人都会小心翼翼地躲开,谁胆子这么大,竟去偷它?

哎,对了,偷蜜蜂的,没准就被蜜蜂咬了呢!被咬后又肿又痒的,不去医院,熬得住吗?

“快快,我们到各家诊所还有沙柳社区中心卫生院去看看。”

……

可足迹踏遍,不见伊人。

成功总在“不放弃”。第三日中午,几人巡逻到清溪路一诊所门口时,看到里面有个正在挂针的中年男子,脸肿得像猪头,一只眼睛都肿到快没缝了。

看到民警注意自己,男子将帽檐往下拉并侧过身去。几人心中有数了,耐心地等在诊所外。

十几分钟后,男子挂好针走出诊所,马上就被控制住了。

“脸为什么肿得嘎杀甲(这么厉害)?”

“我我……嗯嗯……”

“别支支吾吾了。跟我们去派出所吧。”

男子是当地人,种地为生。养蜂户张先生放蜂桶的附近,就有他的一块自留地。男子在地里干活时,经常看到那些蜂桶,之前也没在意。

那天下午,男子骑自行车去三门县城时,看见一个养蜂人载着一三轮车蜂桶在路边歇息,突然就动了歪念:何不偷两个蜂桶,卖给这个养蜂人?

于是,男子上前搭讪,说自己有两桶蜂,500元卖。两桶蜂,市场价要1000元以上,得了大便宜!养蜂人很高兴地答应了,约定晚上11点后交易。

当天晚上10点多,男子带着麻袋,来到沙塘坝头,四顾无人,迅速用麻袋套住一个蜂桶。套第二桶时,群蜂惊起……

天亮时,脸已又红又肿,奇痒难当,又不敢去医院,幸亏家中还有备用药。消炎胶囊吞下,止痒药膏涂上,可怎么脸肿得越发厉害了呢?熬到第三天上午,实在是熬不住了,也顾不得许多了,男子直奔清溪路的小诊所而去。诊所医生批了这种药那种药,又得口服又得挂针,男子一次就付了200多元,医生说还要继续治疗。看来偷两桶蜂卖来的500元抵医药费肯定是不够的了。

郁闷、沮丧。本以为在小诊所治疗,相对不会引人注目些,可谁知还没挂完针,就被你们发现了呢?

在派出所,男子拍打着自己脑袋,眼泪都快出来了:“我这没头脑的,自讨苦吃,现在肠子都悔青了!”

自讨苦吃已闹心,拘留所还等着呢!不后悔才怪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