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警营文化 > 警察文化

【随笔】你我皆是守夜人

 2017年12月14日,余光中先生在台湾高雄溘然长逝。

说实话,很多人知道余光中,无非是那一首乡愁,我也和大家一样,熟悉余光中也是从那一首乡愁开始,一枚小小的邮票,一张窄窄的船票,一方矮矮的坟墓,还有那一湾浅浅的海峡,小时候想过,最浓的乡愁也就是这样了吧。

后来,上了大学,开始慢慢在图书馆里借阅书籍,无意的一次,借阅了余光中先生的《守夜人》,其实,当时吸引我的并不是书里的诗歌,而是这册诗集的名字,《守夜人》。余光中先生说:《乡愁》我20分钟一挥而就,而《守夜人》我用了一生。一生漂泊,数次离乡,似“蒲公英的岁月”,却是随着时间的推移,愈发坚韧苍劲,就好像这诗坛最后的守夜人。

离开警校,正式成为一名人民警察,也已一年有余,这一年来,不知道见过多少次凌晨四点的城市,有凌晨的抓捕、有深夜的救援,有不眠不休的执勤站岗、有堆积如山的笔录案卷,从警以来,每逢节日假日,总是在单位度过,除夕夜值班为这一座城市的人守岁,平安夜执勤守一方百姓平安......以前有这么一句话很火,也很触动人心“没有什么岁月静好,只有在你看不到的地方,有人在为你负重前行”,警察,就像是黑暗中的光,虽然不能完全驱散黑暗,但是只要我们亮一点,黑暗,就会少一点。从警的第一年,在家里吃过的晚饭寥寥无几,没有一点夸张和虚假,堆积在手上的案件,数不清的节假日执勤清查,恨不得一天能有25个小时。单位里的老师傅有时候笑着涮我“小王啊,天天加班,你把家搬过来好了”,这些话,听多了,也没有什么感觉,其实,在这个岗位上的每个人,都是一个守夜人,守着这座小城市,其实也就是守住了自己的小家,或许陪伴家人的时间不多,但是这一方故土的和谐稳定,不就是对家人的另一种交代吗!明知夜之寂寞,偏要去守夜之孤独,在黑暗与光明里游走,在白天与黑夜里转换,人民警察,担得起“守夜人”这三个字。

一片大陆,算不算你的国?/一个岛,算不上你的家?/一眨眼,算不算少年?/一辈子,算不算永远?/答案啊答案/在茫茫的风里......余光中的答案,在风里,而我们的答案呢?